• 隋源:《“龍城”紀——天下何以“厚”諸城》連載(二十九)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2-03 16:44:27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隋源,山東諸城人,作家,詩人。著有游記散文集《走巴西》,地方文化散文集《“龍城”紀——天下何以“厚”諸城》,歷史人物傳記《邱橓》,散文詩集《雪檔案》等。另有各種文學作品散見于國內各級文學刊物,部分入選年度選本。山東省青年作家協會理事,諸城市作家協會副主席。


    《龍城紀》以別開生面的文學路徑,匠心獨運的布局謀篇,引領讀者通覽一座名城古郡悠遠的人文勝景,管窺國家民族多彩的風云畫卷,雖立足一域,卻洋洋大觀,氣勢不凡。以這樣的架構、這樣的風格、這樣的語言來描繪小地方的大歷史,前所未有,它所帶來的閱讀體驗必然超乎預期。


    第十四章 第三節

    PK嚴嵩:來自諸城的勇氣和正氣

    ?

    對大明朝來說,好的剛走,壞的也來了。

    就在這一年的全國統考中,我們注意到了兩個人的名字。

    一位是祖籍山東諸城的翟鑾同學。

    翟鑾,字仲鳴,曾祖為錦衣衛校尉,因此離開祖籍,獲得了北京戶口。此同學不但成績好,而且為人謹慎勤勉,忠厚老實,代表了大明朝年輕學子的正能量。他考中進士,并授庶吉士(翰林院研究生,號稱“儲相”,能成為庶吉士的大都有機會平步青云)。

    同科進士中還有一位并授庶吉士的年輕才俊,他后來的名頭可比翟鑾同學大多了。

    他叫嚴嵩——沒錯,就是我們經常在戲臺上見到的那位大白臉,是歷史上和唐朝的李林甫、宋朝的秦檜齊名的大奸臣。

    當然,兩位興高采烈的新科進士,誰也沒發現對方臉上寫有“奸臣”二字。

    他們的關系也還不壞。同科進為天子門生,在翰林院共同學習,共同進步,從翰林院編修做起,共同升官。到了明嘉靖時期,二人先后進入內閣,在大明王朝的最高權力中心成為同事。

    比起來,諸城的翟鑾比江西分宜的嚴嵩進步更快一些,入閣更早一些,資格更老一些,威望更高一些。

    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大學士夏言罷職后,翟鑾繼任為內閣首輔,地位在嚴嵩之上。

    但他很快發現,雖然自己是首輔,但和領導(嘉靖帝)走得近的還是人家嚴閣老。因為嚴閣老寫得一手好青詞(青詞原是道士齋醮時上奏天神的表章,因用朱砂寫在青藤紙上故名。后來由于文人客串,漸成一種文體),而嘉靖帝就好這口兒。所以朝廷內外有什么秘聞,領導多和嚴閣老溝通,有什么要事也往往安排給嚴閣老——換句話說,論地位翟鑾在嚴嵩之上,論實權嚴嵩在翟鑾之上。

    這也難怪,作為明朝第一大奸臣(論姓氏筆畫和出場次序都在后來的魏忠賢之前),嚴嵩先生并非浪得虛名。不論媚上之功、欺下之術,還是厚黑之學,翟首輔都難以望其項背。

    翟首輔本著互諒互讓、建設和諧內閣的良好愿望,并不計較這些,他依然兢兢業業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勤勤懇懇地為領導服務。

    有人說,人分兩種:一種是鉆研事的,一種是鉆研人的,翟首輔就是鉆研事的。

    嚴嵩老賊是鉆研人的,鉆研的還不是一般人,是皇帝,鉆研的還不是一般皇帝,是公認的明朝歷史上賊難伺候、賊難琢磨的皇帝——嘉靖。

    現在嚴閣老要鉆研一下翟首輔。

    一個能把嘉靖都鉆研透的人,要鉆研一個只會鉆研事的老實人還不是小菜一碟?鉆研的目的當然不是學習他的先進事跡和經驗,而是為了把他從首輔的位置上擠下去,因為那位置上只容得下一個屁股(“嚴嵩初入,鑾以資地居其上,權遠出嵩下,而嵩終惡鑾,不能容”)。

    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翟首輔家出了一件大喜事——全國會試中兩個兒子同時上榜,即將參加廷試。

    兒子有出息,翟首輔自然興高采烈,見人就打招呼,和人分享喜悅之情,見到嚴閣老還要請人家吃喜酒。

    然而,嚴閣老看翟首輔的眼光卻是怪怪的。

    就像終于從雞蛋里頭發現了骨頭,嚴嵩立即密令黨羽向皇上舉報翟首輔利用職權科場舞弊,使兩個兒子和他們的老師崔奇勛、姻親焦清“同舉進士”。

    接到檢舉報告的嘉靖帝朱厚熜老板并未輕信,但他又想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法子來驗證此事的真偽。

    他在放榜前傳旨把第一名降為第三名。結果,廷試發榜后,皇帝先期“所擬第一名”,即事后取中的第三名正是翟鑾的兒子!于是嘉靖斷定其中有弊。

    這件事聽起來有點亂,有點“莫須有”。但皇上說有就有,翟首輔上書辯解,駁回。

    結果,鄉試會試相關涉案人員打板子的打板子,坐監的坐監,革職的革職,翟鑾父子則罷黜為民。

    公元1547年,七十歲的翟鑾沒有等到平反昭雪即病逝于家中。穆宗即位后,復其職,謚“文懿”。

    ?

    嚴嵩老賊終于把翟鑾黑下去,如愿以償地坐上了內閣的頭把交椅。

    其時,嘉靖老板正專心致志地在西苑深宮里煉丹修道,只通過內閣遙控天下,內閣首輔儼然成為皇帝的代理人——一手遮天的感覺太爽了!

    ?

    但嚴嵩這廝和諸城人過不去,就有諸城人和他過不去。

    第一個和他過不去的是名震天下的諫臣楊繼盛。

    楊繼盛雖不是諸城人,卻是從諸城縣令任上出發,邁上和嚴嵩殊死斗爭的悲壯歷程的。

    楊縣令在諸城主持工作雖然時間不長,只有幾個月,但他和諸城人民相處得十分融洽?!胺菜胧?,率以鋤強暴、綏善良為務……”(乾隆《諸城縣志》)文武雙全的楊繼盛還經常放下案頭工作,深入群眾,到學堂教孩子們讀讀書,到演武場和青壯年們練練騎射……

    離開諸城那天,老少爺們兒依依不舍,諸城名士?—“東武西社”八友之一的陳燁帶領群眾為他送行。

    在濰河北岸,楊繼盛停下車駕,向大伙深深一揖。其時,風蕭蕭兮濰水寒,他扔下了擲地有聲的三句話:“嚴嵩擅權,納賄害天下,至京必劾之!”

    ?

    正義與邪惡的斗爭永遠是曲折和殘酷的。

    1553年,他因死劾嚴嵩而被嚴氏集團誣陷下獄,備受嚴刑摧殘,并最終為大明朝的反腐事業獻出了生命。

    友人為死囚牢內即將就義的他偷偷送來一顆蚺蛇膽,說吞下此物可以壯膽以面對屠刀。

    其時,繼盛先生正在用一塊破碗碴子“咯吱咯吱”地刮著腿骨上因刑傷造成的腐肉,他抬起頭,微笑著問那位目瞪口呆的友人:“你看我還需要吃一顆蚺蛇膽嗎?”

    這驚世駭俗的一幕后來催生了一部戲曲名劇《蚺蛇膽》,作者乃諸城的文學大師——當然,這是后話。

    ?

    崇文好義的諸城人民也對這位明朝大忠臣寄予了深深的緬懷,老百姓自費為他及另一位清官楊天民建立“二楊”公祠以資懷念。

    前有蘇軾,后有二楊,千百年來,諸城人民僅為這三位古代地方領導立過祠堂。

    諸城籍已故中國文聯副主席陶鈍先生曾為二楊公祠題寫對聯:“國士無雙雙國士,忠臣不貳貳忠臣?!?p>

    趕走了一個翟鑾,又收拾了一個楊繼盛,嚴嵩老賊微笑睥睨著天下,心說,還有不服的嗎?

    ?

    這個還真有。

    還是諸城的。

    諸城這塊土壤,好像從來就不缺乏像漢代諸葛豐那樣嫉惡如仇的人物。

    這次,來者叫邱橓。

    邱橓(1516年—1585年),字懋實,號月林,時屬諸城縣柴溝鄉邱家大村人。

    邱橓自幼家貧,篤行好學。嘉靖二十二年(公元1543年)舉鄉試第二,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殿試中進士,授行人,不久拔擢為刑科給事中。

    他為官剛正不阿,嫉惡如仇,彈劾貪官污吏,是和海瑞齊名的大明朝聲威赫赫的諫官。

    ?

    嘉靖三十四年 (公元1555年)七月,倭寇70人進逼南京,兵部尚書張時徹閉城,不敢迎戰。給事御史彈劾張時徹及守備的各位大臣,張時徹上書辯護,掩蔽罪責。邱橓即彈劾其掩蓋真相,欺瞞皇上,張及侍郎陳洙皆被罷官。

    這是這位言官的小試鋒芒。

    ?

    邱橓的下一個目標:嚴嵩。

    其時的嚴嵩已是炙手可熱,朝廷上下,黨羽成群,沒有幾個人敢來摸摸嚴閣老那松弛的屁股了。

    敢來摸摸的,要么得有膽量,像視死如歸的楊繼盛同志;要么得有性格,像邱橓。

    ?

    邱橓的性格,從他兒時的一件小事可見端倪。

    說起來,邱橓也是個苦孩子出身。其高祖彥成,明初因避戰亂,由壽光畢家莊遷來諸城,至其父邱讓(字克遜)五世,均以耕讀持家,家道并不富裕,這使得童年的邱橓得靠勤工儉學來補貼一下家用。

    話說十歲時的某個冬日,邱橓起早趕集去縣城賣草。時候尚早,城門未開。正是“北風那個吹”的時候,有一些賣草的人被凍得點草烤火,小小年紀的他卻獨立一邊,紋絲不動。

    有人說:“小朋友,快過來烤火吧!你的腳不冷嗎?”他答:“腳是冷,但誰叫他是腳呢!”

    有性格吧?

    年輕的邱橓受到當時諸城名士范紹欣賞,不嫌其貧,慷慨地把女兒許給了他。

    ?

    既然是腳,就不要怕嚴冬;既然是諫官,就不要怕嚴嵩。

    邱橓沖破層層阻撓,把嚴嵩集團的種種劣跡逆行,直接反映給最高領導嘉靖,同時給皇帝猛敲警鐘:“權臣不宜獨任,朝綱不可久弛 ……”

    這些奏章讓嚴嵩父子恨得咬牙切齒,但一時也拿這位軟硬不吃的仁兄沒有辦法。不久,嚴嵩找了個機會,將他調到戶部,算是一個警告。

    邱橓不吃這一套,見嚴氏黨羽寧夏巡撫謝淮、應天(今江蘇蘇州)府尹孟淮貪污受賄,民怨極大,又上書彈劾,謝孟二人因此被罷官免職。

    同時,他還向皇帝條陳當時士風不正的六大弊端,其內容為“諂卑、奢靡、請托、躁競、干謁、賄賂”,內容有理有據,措詞十分強烈,深得朝臣贊譽。

    嚴嵩老兒實在受不了這個人,提起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有一天,嘉靖皇帝問嚴嵩:“邱橓這個人怎么樣?”嚴嵩答:“少狂無知之輩,直憨之人!”嘉靖聽后沉默無語。

    猜不透嘉靖老板的咨詢和沉默有何深意。但我們知道邱橓的諍諫風暴已經刮到了一些皇親國戚那里,那可都是皇帝的親戚窩子,比起嚴閣老的老虎屁股來,馬蜂窩或許更加兇險。

    嘉靖四十二年 (公元1563年)冬,倭寇進犯通州,總督楊選因抵抗不力獲刑處斬,并誅連九族。這明顯量刑過重。邱橓作為辦案人,對此深感處理不公,遂數次上報皇上:“楊選當斬,何至誅滅九族?”

    不料,嘉靖帝突然掉轉了矛頭,竟怪罪邱橓為何不早彈劾楊選——這算哪門子理由?

    不著調,太不著調。

    結果丘橓在這不著調的罪名下被廷杖六十,貶斥為民。

    是年,邱橓攜破舊衣衫一箱,圖書一囊,“憤歸故里”。

    從邱橓踽踽遠行的背影里,我們開始看到一個王朝的沉淪。

    ?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邱橓蒙冤去職的前一年,在正義力量的不斷打擊下,嚴嵩終于被扳倒、革職,其子嚴世藩論罪處死。應該說,來自諸城的兩大直臣的直接挑戰,是拍在嚴嵩政治生命上的兩塊重重的板磚。

    ?

    對邱橓之冤,還有一個重要人物暗表同情。

    他是大明朝皇太子,也就是后來的萬歷皇帝。他無法使邱橓免受削職之冤,廷杖之辱,但聽說這位倔老頭兒挨了60悶棍沒被打死,他十分慶幸,感慨地說道:“幸邱給事中幸免于死,乃我朝幸事?!?p>

    果然大明王朝沒有忘記這位倔老頭兒。萬歷十一年(公元1583年)秋天,邱橓又被任命為都察院左都御史,秩正三品。

    萬歷十三年(公元1585年)農歷十二月初八日,為大明的反腐倡廉事業奮斗了一生的邱橓,卒于南京吏部尚書任上,享年七十歲。

    卒年,贈太子少保,謚“簡肅”。

    史家評論邱橓:“為官扶正壓邪為己任,積歷年數載,當之舉報內外重臣二十三人,得罪十七人,其風采為世所敬望,位列海瑞、呂坤之間,人以為俯仰當之無愧?!?p>

    我們從皇上贈給邱橓的“簡肅”謚號可以看出:從字意講,可謂是簡單、嚴肅,但實際含意是指他對名、權、利的要求非常簡單,而對于社稷、民生,對自己,則表現得嚴肅認真。這個謚號,是對他一生恰如其分的評價。

    邱橓去世后,其親人迎棺歸里,葬于諸城城南七里園。

    邱橓一生著作很多,有《四書摘訓》二十卷、《禮記追訓》十卷?!蹲嗍琛?、《詩文集》等著作功底深厚,文采斐然,傳誦頗多。


    第四節

    ?丁惟寧與《金瓶梅》的撲朔因緣

    ?

    邱橓不僅是一位好官,還是位好家長,更是位好老師。

    邱橓治家甚嚴,長子邱云章明嘉靖四十四年(公元1565年),年僅二十三歲就中了進士,任深州知州,可惜天妒英才,二十五歲病逝于任上。之后邱橓認族侄邱云肇為子,要求極嚴,于萬歷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中進士,由知縣升廬州知府。在邱橓言傳身教下,兩個孩子為官清廉,政績突出,口碑很好。

    但真正讓邱橓得意的還不是他的子侄,是另一個和他一樣“性剛直激烈,不避強御”的弟子。

    他叫丁惟寧。

    也許有很多人對這個名字不太熟悉,但另一個名字想必大家都熟——《金瓶梅》?!督鹌棵贰泛汀度龂萘x》《水滸傳》《西游記》并稱明朝四大名著。

    毛澤東也曾說,《金瓶梅》是《紅樓夢》的老祖宗,沒有《金瓶梅》就沒有《紅樓夢》。

    它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部世情小說,又因圍繞在它周圍的種種神秘光環,被譽為“第一奇書”。

    神秘光環之一,便是他的作者——蘭陵笑笑生究竟是何人?

    嫌疑人的名字可以列成一個排。但近些年來,人們的眼光越來越多地落到一個人身上。

    這個人就是丁惟寧。

    ?

    丁惟寧(1542年—1611年),字汝安,號少濱,又字養靜,諸城人。

    丁惟寧是邱橓老先生的得意門生,少即聰穎,年弱冠舉于鄉,二十四歲就考中進士。

    丁惟寧也做過官,而且是深受百姓愛戴的清官。他先后任過清苑知縣、長治知縣、四川道監察御史、直隸巡按、河南僉事、隴右兵備、江西參議等職。史稱他為政“遇事敏練,無留牘。五彌謹舉,行治第一”。

    在山西長治任職時,縣內多有強勢之家,平日橫行霸道,奴役百姓,上下苦之,官府卻不敢多嘴。丁惟寧到任后,盡治以法。他還革除不合理的苛捐雜稅。經過5年的治理,社會治安穩定,百姓生活大有好轉。離任后,長治百姓“萬民空巷”為其送別,并在縣城內為丁惟寧立祠紀念,世代傳頌。

    后來,丁惟寧的七世孫丁琰也湊巧到長治任知縣,當地父老就帶他去拜謁丁公祠,希望他以先祖為榜樣,多為百姓做好事、做實事。丁琰果然不負眾望,不愧祖先,任職五年,政績顯著,受到民眾贊譽,當地人將他們合稱為“大小丁公”。

    丁惟寧的仕途并不順溜,因為他和自己的老師邱橓老先生一個脾氣:不畏權貴、剛直不阿。

    丁惟寧任職御史,巡按直隸時,有白蓮獄株連千余人,丁惟寧審理后,“悉為寬之”,平反了很多冤假錯案。

    有一地方土豪是當時相國張居正的親戚,恃勢稔惡。丁惟寧剛一到任,就有數百人前來上訪告狀,丁惟寧將土豪帶上公堂與告狀人對質,土豪最終服罪。但他說,請看在太師張居正先生的面子上,放俺一馬。丁惟寧倒也痛快,說,好,放你一馬——馬上拖出去,“斬之廡下”。他因此得罪張居正,后被免職。

    ?

    張居正敗后,萬歷皇帝重新起用丁惟寧任湖廣按察司鄖襄兵備副使,負責鄖陽、襄陽二府的軍事方面的事務。

    鄖襄地處中國的中心腹地,為歷代軍事重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這個重要的職位顯然是朝廷對丁惟寧的一次重用。

    但昏聵的大明王朝已容不下丁惟寧。正是這次重用反害了他,不但斷送了丁惟寧的仕途,甚至讓他蒙冤數十年,至死都沒有得到昭雪。

    ?

    當時的鄖陽巡撫李材是一個犯有“講學控”的“奇葩”。他“自負文武才”,將部隊機關改成學堂(“拆毀參將書屋,改建書院”);挪用軍餉用于講學事業;拿下層士兵當狗使喚,來伺候其徒子徒孫,終于導致官兵矛盾嚴重激化。

    士兵們不喜歡學文化,他們的本職工作是砍人,所以天下的秀才都不想遇見他們,士兵們當然也不愿伺候秀才。于是乎,他們在參將米萬春的唆使下釀成了一次士兵嘩變,一怒包圍了署衙。

    危急關頭,初來乍到的丁惟寧單身匹馬,深入虎穴,“馳往開諭”,在刀口劍尖之下,與亂兵們斗智斗勇,終于化解了危機,制止了一場大亂。

    代價也是慘重的:丁惟寧不僅遭到亂兵的毆打謾罵,甚至被薅掉了胡子,還差點丟掉性命。這次遭遇,對原本是紅臉膛、“美須眉”的倜儻偉男丁惟寧來說,無疑是奇恥大辱。

    還有,農夫和蛇的故事告訴我們,有些人和有些東西都是不能救的,大家熟悉的唐僧師傅就老犯這樣的錯誤。

    這次,丁惟寧的遭遇和唐僧師傅是一樣的。逃出生天的巡撫李材在亂兵頭目米萬春脅迫下上疏朝廷,說是因丁惟寧激起的兵變,將罪責全推給了丁惟寧。

    昏庸的萬歷皇帝,不辨黑白,竟將丁惟寧貶官三級——由正四品降為從五品,去鳳翔任職。

    本來救火的人卻引火燒身,玩火的人卻換個地方繼續玩火——李材和米萬春雖然也受到了朝廷制裁,但不久又易地為官。

    丁惟寧心灰意冷,稱病告歸。

    經歷了這場生死考驗、大起大落之后的丁惟寧再也不肯和大明王朝合作,從此托病不出,退職還家,時年剛過四十歲。

    跌宕不平的前半生就以如此窩囊的方式結束了。

    他的后半生去了哪?

    ?

    他回到了美麗的家鄉,找了一處美妙的地方,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所謂“早年叱馭,強仕懸車。盟堅泉石,性癖圖書。塵外之契,托諸名山”(王化貞《祭丁柱史文》)是也。

    正是這段時光,被后來的專家學者們把他和那部撲朔迷離的《金瓶梅》聯系在了一起。

    這美麗的地方是九仙山。

    且看其《山中即事》詩:

    ?

    鳳翮高騫侍從班,羽儀方仰忽投閑。

    削成丘壑疑天外,領就煙霞出世間。

    永譽自了高月旦,神游從此托仙山。

    獨余千里瞻依在,遙見云頭鶴往還。

    ?

    大意是,當初我前呼后擁,地位優越的時候,忽然被罷職歸田。因禍得福,胸中丘壑、煙霞文字正需找個超越世俗的地方一吐為快。世間毀譽任它去吧!我要回到仙山作逍遙游。雖然遺世獨立,心中卻有所依仗,遙看云頭,給我送信的仙鶴正翩翩往返。

    這首詩寫得縱肆出塵,從容澹定,有大家風范。

    從此,丁惟寧隱居九仙,遠俗事,“寡交游”,埋頭讀書創作。

    ?

    有人說,《金瓶梅》就是這樣“煉成”的。

    有人考證,在丁惟寧隱居之地的后面有一條美麗的山谷叫做“蘭陵峪”,所謂“蘭陵笑笑生”就是這樣誕生的。

    有人說,《金瓶梅》成稿后,先是丁惟寧的學生邱志充抄了一部珍藏,然后是青州摯友鐘羽正來抄走一部,并作序,署名“欣欣子”(對應“笑笑生”)。

    再后來是和諸城文化圈交往密切的江南大才子董其昌(諸城“東武西社”八友之一)又抄走一部,并為之作序,即《金瓶梅》序的作者“東吳弄珠客”是也。

    太原王稚登是老朋友了(丁惟寧歿后丁公祠內四個大字“羲黃上人”匾額,即此公手筆),也得給他一部吧。

    ?

    江蘇太倉的王世貞先生,在青州干兵備副使的時候就相處不錯(“相與詠和,每為聽賞”),再說人家好歹也是當時的文壇領袖,又善藏書(以文學、藏書知名),指定不能拿回去糊墻,就送他一部吧。

    好了,就這些吧,再發送多了,可要惹麻煩了。

    至于南方的袁宏道、袁中道、謝肇浙、沈德符、徐階、劉承禧、王宇泰等人,都從董其昌那兒抄份二手的去算了。

    這即是據現存資料統計最初擁有《金瓶梅》抄本的十二人。

    于是乎,世間有了第一奇書《金瓶梅》。

    ?

    這是近年來部分學者孜孜考證得出的結論。

    由江蘇籍學者張清吉先生首次提出的《金瓶梅》作者“丁惟寧說”已被越來越多的金學專家肯定和認可。

    而來自諸城一中的王夕河老師耗時20余年著成的《<金瓶梅>原版文字解密》就具有了不尋常的意義。這是第一部以山東方言為參照,系統研究、破解《金瓶梅》原版方言俚語的學術專著,填補了“金學”研究的一項空白。重要的是,他的研究成果將《金瓶梅》中的方言界定在山東諸城一帶,更對《金瓶梅》作者丁惟寧說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

    2012年5月12日,《<金瓶梅>原版文字揭秘》研討會在諸城一中舉行,國內眾多金學專家對這一研究成果給予了高度肯定和推崇。

    ?

    翻開原版《金瓶梅》,我們可以饒有興味地一睹其中大量的我們耳熟能詳的方言。如說“做飯”為“奏飯”,說“做什么”為“奏什么”。還有“谷都嘴”“剌扒著腿”“缺著腿”“干營生”“戳摸路兒”“哄反著”“狗搜著”“霸攔”“浪擺”“待死”等等,聽來可是倍兒親切。

    然而,說到諸城方言,在這塊常常以文化之“厚”帶給我們自豪感的土地上,它卻往往讓人感到自慚。尤其在對外交往中,不會普通話的道地諸城人,常常是未曾開口先矮了半截。

    2013年秋,和濰坊、諸城的幾位詩人、書法家小聚。席間,一句標志性的諸城話“大貴貴(很貴)”被眾家文友拿來調侃了一通。詩人們俗稱“搞文字的”,自然對有著獨特“土”味的諸城方言抱有特別的趣味,但也沒有人去深究其內蘊。

    其實,九百年前早有人因為一口地道的諸城話被人戲謔過了。宋王明清《揮麈錄》卷六中就記載了北宋宰相趙廷之因一口“咬舌子”音被黃庭堅先生拿來開涮的事兒。這種體驗,作為鄉音不改的諸城在外游子,大概都會感同身受。

    不過,毛澤東曾教導我們,一定要用正反兩方面的觀點去看待問題。土得掉渣的諸城方言,其實也有它獨特的文化價值。關于這一點,蘭州大學中文系張崇琛教授在《諸城方言是諸城文化的活化石》一文中曾有過精到論述。從張教授的文章中,我們發現,原來諸城的很多口語土話,其實保留了大量遠古的文化信息。比如我們把“人”說成“銀”的時候,那其實是古老的“東夷”之“夷”的轉化音。作為東夷文化發祥地之一的諸城,這不正是保存在民間口頭的遠古音像檔案嗎?還有“蹀踥”,聽起來多土的一個詞啊,原來在古老的《楚辭》中都能找到出處:“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逾邁?!薄佰o蹀”倒言之即為“蹀踥”又作“蹀躞”,狀求請者之自卑自賤神態,現在聽來,這句原本是貶損人的話似乎也顯得高雅起來了!而我們通常把娶媳婦說成“將媳子”,也是有來處的——《詩經?召南?鵲巢》:“子之于歸,百兩將之?!睂⒄?,迎也,此言女子出嫁,夫家以百輛車迎之;把沒空閑說成“不攏卦”也和諸城古老的易學氛圍有關——凡事喜歡找人攏一卦問問吉兇,春種秋收忙上來的時候誰還顧得上攏卦……

    回頭再看我們的“大貴貴”、“大沉沉”、“渴牢牢的”“干稠稠的”等常掛嘴邊的、在普通話中還找不到對應的詞,是不是也覺得特形象、特給力?乍一聽土歘歘的,再一聽——實旆旆的?。ā办缝贰币喙乓?,見《詩經?大雅?生民》之“任菽旆旆”)

    綜上所述,我們是否可以重拾自信:諸城方言,何土之有?

    ?

    書歸正傳。

    張清吉先生、王夕河老師,一位來自江蘇,一位起自本土,都憑借執著的精神、不倦的求索,終以突破性的學術成果,共同發力,把《金瓶梅》這部奇書的誕生地鎖定在了諸城,把困擾了人們幾百年的“蘭陵笑笑生”的真正身份聚焦到“扶杖逍遙于煙水之間”二十四年的丁惟寧身上。

    ?

    依照此說,我們該特別留意一下董其昌,在驚世駭俗的《金瓶梅》的傳播中,董其昌是一個重要的節點。

    遠在千里之外的松江華亭的董大才子,怎么會有這種機緣,可以先睹為快?

    這就要提到諸城的“東武西社”。

    ?

    話說丁惟寧辭官歸里后,心下郁悶,即到枳溝普慶拜見張肅先生。

    張肅(生卒年不詳),字蒲渠,諸城枳溝人。明隆慶六年(公元1572年)廷試歲貢,曾任河北省元氏縣、新城縣縣丞,后任河北省饒陽、無極知縣。所到之處,政績顯著。

    老張是個頗有魏晉風度的人物。本來在縣令任上做得好好的,治小邑如烹小鮮。

    有一次舉行鄉飲大會,舉杯投箸之際,突思及諸城老家,放鶴園中,松菊依舊否?

    一念之間,歸心似箭,宦海無涯,回頭是岸。遂撇了碗筷,推了酒盞,收拾行囊,辭官歸田。

    于是乎就有了丁惟寧、張肅二人的親切會晤。

    他們就當時重大社會熱點問題深入交換了意見,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激起了心靈的共鳴,說到忘情處,酣暢擊節。后來覺得如此捉對兒吐槽時事尚不過癮,干脆提出再軋呼幾位老憤青入伙。于是招納境內外知己好友、著名文士,于萬歷二十三年(公元1595年)創立了“東武西社”。

    “東武西社”又名“瑯琊西社”,成員均為躋身仕途、為官清廉卻不得志的文人。是一個帶有濃厚政治色彩的文學社團,歷經萬歷、泰昌、天啟、崇禎諸朝,至清順治九年(公元1652年),被官府取締,持續六十余年。其宗旨為“剪除權奸,廣開言路,興利除弊,實行改良”。

    “東武西社”以張蒲渠為首,經常聚會,文士參加者很多,一時成為開晚明“復社”之先河的著名社團。其中堅人物有八人,并有《東武西社八友歌》傳世。歌云:

    ?

    社中首座稱大張,高年碩德冠吾鄉,談說世事氣激昂。

    秀眉隆準髯者楊,平生骯臟任剛腸,腹中儲書可萬箱。

    董生文學已升堂,志高不樂游邑癢,云間孤鶴難頡頏。

    臺下二張黝而長,藹若春風劇溫良,謁鈐今觀上國光。

    三張骨鯁海內揚,不謀榮利耽詞章,佳句往往追盛唐。

    淵涵岳立莫如臧,臨風玉樹音瑯瑯,教子且能有義方。

    聰明才雋丁足當,彈琴伯牙字鐘王,蔚如威鳳云間翔。

    陳也差變少時狂,左耳重聽鬢毛蒼,一無所能能持觴。

    ?

    看多了武俠小說,就會覺得成群結隊出來混的大都算不上一流高手,比如江南七怪之流。

    東武西社的“八友”可不一般,那都是當時響當當的人物。

    丁惟寧不用說了?!罢務f世事氣激昂”的首任社長張肅先生不但在放鶴園中結交天下,而且傳經授徒,從者如云;“佳句往往追盛唐”的張世則為官清正,著述豐厚,其鴻篇巨制《貂鐺史鑒》,歷述明朝以前朝廷宦官專權之禍,是研究古代政治史、宦官史的重要資料;“淵涵岳立”的臧惟一先生詩文自成一家;“腹中儲書可萬箱”的楊津、“藹若春風”的張文時也都學富五車,名噪一時;而自謙“一無所能”的陳燁先生武有軍功,文有才華,主持編修了《諸城縣志》,并留下《東武西社八友歌》傳世。

    這些都是諸城本地的“土著”名士。

    而作為“云間孤鶴難頡頏”的董其昌先生,是八友中唯一引進外援,更是當時書畫界、文學界的頂尖高手,絕對是“東邪西毒”級別的人物(當時書法上有“邢張米董”之稱,繪畫上有“南董北米”之說)。

    ?

    董其昌(1555年—1636年),字玄宰,號思白,又號香光居士。他是當時的海內文宗,執藝壇牛耳數十年,是晚明最杰出、影響最大的書畫家。

    不僅如此,董其昌的仕途也叫“順溜”,一直是春風得意,官至南京禮部尚書。

    就這樣一位重量級人物,不遠千里來到諸城,加入了“組織”。套用一個熟悉的句式:一個外地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諸城人民的文化事業當做自己的事業,這是什么精神?

    應該說,董其昌的加入,除諸城文化的吸引力外,應該還有和丁惟寧先生的非凡交情。

    即使在東武西社的歌吟寂寥、風云散去后,這種交情還在后來者那兒延續。

    ? ? ? ??

    本作品為作者獨家授權連載,禁止隨意轉載,如有購書意向,請聯系作者。

    隋源:15064440305



    下一期敬請期待



    溫馨提示:掃描指紋即可識別二維碼,一鍵關注《齊魯晚報諸城新聞》服務號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牛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