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醫炁針實戰傳承論第007期講座 耳聾耳鳴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6-21 14:28:08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中醫炁針結合經方治療耳聾耳鳴


    有一種檢驗真理的標準是——實踐,炁針療法的實踐每一天都有神奇發生,但只有療效能使炁針神奇不老。炁針的神奇,未知的真相,在時光的坐標上,中醫炁針實戰傳承論壇一直都在綻放著你想知道的那一段神奇的真相。

    神奇——就在奇思妙想中產生!

    成功——就在實踐中誕生!


    任何一位中醫專家、中醫醫師的醫療技術或者是某一種特色療法,包括經方,對某一種疾病的治療,它的治愈率至少要達到50~60%以上,它的有效率至少要達到90%以上,才能算得上是特色療法,精準的療法。


    而炁針療法,前面我已經解密了頭面部疾病的治療方法,如頭痛頭暈、三叉神經痛、面肌痙攣、中風面癱和鼻炎,它的神奇療效都得到了很多老師臨床實踐印證,你見證了嗎?你執行了嗎?知是行之時,行是知之成,聽到了不等于知道,知道不等于理解,理解不等于會用,會用不等于愿意用,愿意用不等于常用。接下來我繼續為大家解密炁針神奇背后的真相。


    余炁針之道,為人療苦, 在衷古醫訓,集各家所長,嫻熟解剖精要,剖析神針之精髓,取精祛糟,融會貫通; 在“氣道真經”,由氣變炁,以炁為針,心神相應,入細入微;在隨針上下出入,直刺病根,觸激樞機,疏通炁道,逐邪扶正;在病者應手而起;在一病一穴,一穴多針,一針多穴,一針中穴,一針不留,痛感微弱,炁至出針,針感仍在滯留相當一段時間,繼續發揮對人體自然調節機能之作用,大大提高了針療效果。伏思炁針一道,傳法千古,開課授徒,思慮至此,援筆著文,捋理章節,經論立法,標新立異,成炁針之經,存針灸風貌,亦先人之功耶!


    就耳聾耳鳴來說,它是什么疾病呢?它是感覺性疾病、功能性疾病。那炁針又如何治療呢?療效又如何呢?且聽我娓娓道來!



    耳聾耳鳴,因病情較為復雜,臨床醫師常常因此而棘手,諸多醫生認為人之所以耳鳴、耳聾,皆以為腎虛或神經病變所致,其實不然。然亦有因氣閉、氣虛而患者,有因心衰、心陽不足而患者,有因風疾而患,有因火郁而患,有因痰疾而患等不可一概論也。若欲無此患,蓋亦不使腎至于虛,且不使氣、不用心可也。僅此,我深入研究學習歷代醫家對耳聾耳鳴的學術思想,與現代醫學解剖學結合起來,掌握了更多的醫學理論依據,便于炁針結合經方的臨床診斷和治療。



    一、參悟歷代醫家對耳聾耳鳴的學術思想

    凡耳聾、耳鳴、耳聹、耳痛,皆因太陽入耳聽損聰,氣滯多時耳必聾,鳴是風與氣相擊,痛應腦戶有邪風,腎熱郁蒸停耳患,日深疼痛出稠膿,不有稠膿非此患,只緣滴水入耳中。

    《素問玄機原病式·六氣主病·火類》中論述:

    耳鳴有聲,非妄聞也。耳為腎之竅,交會手太陽、少陽、足厥陰、少陰、少陽之經。若水虛火實,而熱氣上甚,客其經絡,沖于耳中,則鼓其聽戶,隨其脈氣微甚而作諸音聲也?!督洝费裕宏枤馍仙醵S,故耳鳴也。


    聾之為病,俗醫率以慓悍燥烈之藥制之,往往謂腎水虛冷故也。夫豈知水火之陰陽,心腎之寒熱,榮衛之盛衰,猶權衡也,一上則必一下。是故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此平治之道也。夫心火本熱,虛則寒矣;腎水本寒,虛則熱矣;腎水既少,豈能反為寒病耶


    耳鳴為病,并非耳聾,聽不見聲音,而是感覺有其他聲音的存在,如蟋蟀叫聲、蟬叫聲、流水聲等聲音干擾。耳為腎之竅,交會于手太陽、少陽;足厥陰、少陰、少陽。如果水虛火實,熱氣上沖,客其經絡,沖于耳中,就會鼓其聽戶,隨其脈氣微甚故陽氣上甚而躍,故發為耳鳴。


    耳聾為病,庸俗的醫生往往診斷為腎水虛冷所致,一貫都以慓悍燥烈(補腎壯陽)的藥物來治療耳聾;哪里知道水火有陰陽之分,心腎之寒熱之別,榮衛之氣盛衰之辯,一上一下,一升一降都需要去慎重考慮;治療的時候氣上沖就要抑制下行,下陷必須升之,這才是平衡陰陽之道,所以,我們知道心屬于火,為本臟熱性,心虛就為寒之所患;腎臟本屬于水,其性屬寒,腎虛所患為熱矣(虛熱、虛火);腎水虧虛,哪來的寒邪為病呢?所謂耳聾有因水衰火實,熱郁于上,使聽戶玄府壅塞,神氣不得通泄。


    古人有一種檢查是否耳聾的方法,叫做鳴天鼓。怎么檢查呢?先人告訴我們,雙手掌心閉塞耳朵,雙手手指在后腦勺輪換敲打,耳如鼓音,是謂鳴天鼓也。如果脈氣流行,而閉之于耳,氣不得泄,沖鼓耳中,故能聞之。如有壅滯,則天鼓微微作聞;如若天鼓無聞,則聽戶玄府閉絕,而耳聾無所聞也。


    所以老人或久病之人,多為脈氣衰而多病,頭目昏眩,耳鳴或耳聾,上氣喘咳,涎唾粘稠,口苦舌干,咽嗌不利,肢體焦痿,筋脈拘倦,中外燥澀,便溺秘結,此皆陰虛陽實之熱證也,薯蕷丸主之。


    凡是治聾,應適其所宜,若熱證已退,耳聾未見好轉,當以辛熱發之,三兩服不愈者,則不可久服,恐熱極而生其他疾病。若耳聾有熱證相兼者,宜以退風散熱涼藥調之,熱退結散而愈。如若耳聾較甚閉絕,亦為難愈。要謹慎考慮,不可攻之過極,反傷正氣,若非其病,不可服其藥,飲食同法。

    二、 炁針取穴


    《黃帝針經》云:上氣不足,腦為之不滿,耳為之苦鳴,頭為之傾,目為之瞑。中氣不足,溲便為之變,腸為之苦鳴。下氣不足,則為痿厥心悗(mán)。補足外踝下留之。此三元真氣衰憊,皆由脾胃先虛,而氣不上行之所致也。加之喜怒悲憂恐,危亡速矣。經過幾十年的臨床總結,我將即簡單而行之有效的治療耳聾耳鳴穴位歸納如下;



    特定處方穴,下關穴、蝶骨穴、翳風穴。臨床運用的時候不要捻針,盡量做到凝神定炁,目無營物,神、炁、力合二為一,炁與針相融,候炁進針,炁至病所,皆用炁針居炁法主之,有立竿見影之效,如若無果,可根據臨床診斷疾病所患,選擇不同的經絡患,取不同的配穴,我們可以參照以下方法取配穴。

    1. 聾而不痛者,取足少陽經穴的陽陵泉;

    2. 聾而又痛者,取手陽明經的合谷;

    3. 耳聾無聞者,取耳中穴,手小指次指爪上與肉交者,先取手,后取足。

    4. 耳鳴不休者,取手中指爪甲上,左取右,右取左,先取手,后取足。

    5. 耳中生風者,中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左刺右,右刺左;

    6. 腎虧火上者,取足少陰經的太溪穴、督脈命門穴;

    7. 手陽明之患,令人耳聾,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

    8. 三焦阻絡者,取中渚穴;

    9. 少陽受邪者,取丘墟穴;

    10. 風痰阻絡者,取豐隆穴;

    11. 暴聾暴鳴者,取四瀆穴,天牖穴;




    我補充一下翳風穴的針刺方法,教科書上告訴我們直刺0.8~1.2寸,而我們取3寸毫針,直刺進入天部后,調轉針尖,向下、向前與直角各成30的角度,徐徐進針,刺入2寸半至3寸,不要捻針,炁至出針,針時炁至耳內即可。


    三、辨證論治,針藥組合


    《醫林繩墨·耳》第七卷:氣虛耳聾,火聚耳鳴。此氣者,少陰腎經不足之氣也;火者,少陽三焦有余之火也,氣當宜補,火當宜瀉。


    炁針治療取穴:氣虛者,關元穴,百會前一寸;氣閉者,四瀆穴;少陰經氣不足太溪;少陽三焦有余之火液門穴。虛則補之,實則瀉之。


    丹溪又曰:耳閉者,乃屬少陽三焦經氣之閉也,耳鳴者亦屬少陽膽經之火,痰之郁也。氣閉者,宜當清氣而開郁,痰火者,宜當降火而豁痰。又有氣逆壅盛而暴聾者,宜以清痰降火理氣為先;體虛不足而久聾者,宜以養血滋陰降火為要。至者耳鳴之癥,亦如是也?;蛘呔妹@難治,先用小柴胡湯清痰理氣,以治其標,后用補中益氣湯,益氣聰明湯,扶元益陰以治其本。致使水升火降,得以平和。此治聾之大法也。


    至若腎虛而耳鳴者,其鳴不甚,當作勞怯而治,大病后而耳聾者,其聾氣虛,當作勞損而治,俱宜補中益氣湯,加知、貝、玄參、花粉之類。設或耳痛者,亦有腎虛不能制三焦之火,火挾熱而行上,致令耳內作痛,其聲嘈嘈大鳴者也,治宜補腎降火,用四物湯加連翹、玄參、黃柏、知母、熟地、五味、黃芩、天花粉之類。


    腎氣通于耳,足少陰腎之經,宗脈之所聚。勞動經血,而血氣不足,宗脈則虛,風邪乘虛(鳳池穴),隨脈入耳,與氣相擊(命門穴),故為耳鳴。診其右手脈寸口,名曰氣口以前,脈浮則為陽,手陽明大腸脈也,沉則為陰,手太陰肺脈也(魚際穴)。陰陽俱虛者,此為血氣虛損,宗脈不足,病苦耳鳴嘈嘈是也,眼時妄見光(天柱穴),此是肺與大腸俱虛也(取合谷穴)。左手尺中,名曰神門,其脈浮為陽,足太陽膀胱脈也。虛者膀胱虛也(昆侖穴),腎(太溪穴)與膀胱合病。若耳鳴,忽然不聞,時時惡風,膀胱虛則三焦實(液門穴),實則克消津液,故膀胱虛也,耳鳴不止,則變成聾也。


    總之,耳聾耳鳴從中醫理論中大道至簡來概括,耳為腎之竅,與手足少陽會于耳中,故耳病多于足少陰腎經、足少陽膽經和手少陽三焦經有關。耳病所致之由有七,有實熱、有陰虛、有因痰、有因火、有氣閉、有肝風、有胎原所發而為??;證有五,為鳴、痛、腫、聾、聤是也?!贝蟾判虏《鄬?,偏屬于經,久病多虛,則偏于臟。但個別癥候與心、肺、頸椎病變有關,我們應該從整體出發,不可拘泥。

    少陽經病變引起的耳鳴耳聾

    耳鳴或如蟬嘈,或如水激,或如鐘鼓之聲,均系自覺癥狀。臨床多分為虛實兩大類,實證多由肝膽火氣上逆所致,《內經》所謂“一陽獨嘯,少陽厥也?!倍嗖话橛蓄^痛腦漲,心煩易怒,脈象弦滑之象,三陽之病獨取少陽,可用柴胡疏肝散、小柴胡湯或龍膽瀉肝湯主之,大便干結可加蘆薈以下降。

    柴胡24克,生地30克,赤芍15克,大力子10克,當歸12克,川芎10克,連翹25克,黃芩12克,山梔子10克,天花粉12克,防風10克,炙甘草10克。

    少陰經病變引起的耳聾耳鳴

    虛證多由腎虧陰火上炎,腦為髓之海,髓屬于腎,如用腦過度,正所謂《內經》所云:“髓海不足,則腦轉鳴?!倍喟橛蓄^暈目眩,心悸腰酸, 三陰之病獨取少陰,治宜滋補少陰,可用補腎丸加靈磁石主之。


    熟地30克,當歸15克,菟絲子15克,肉蓯蓉15克,山茱萸10克,黃柏12克,知母12克,破故紙10克,靈磁石15克,石菖蒲15g。


    此外,怔忡患者亦有患耳內轟轟作聲,其聲與心臟跳動相應,入夜更為清晰,妨礙睡眠,多與心臟疾病有關,治宜養血安神方劑中加入遠志、石菖蒲以通心氣。


    當歸身15克,川芎15克,炒白芍15克,生地黃30克,黃連3克,陳皮15克,白術21克,茯神30克,炒酸棗仁21克,炒柏子仁15克,炙甘草10克,石菖蒲15克,遠志10克。


    耳聾大部分都是因耳鳴誘發而來,除了氣閉暴聾沒有耳鳴以外,其他都是先耳鳴而后逐漸失去聽覺,因此,中醫先輩有因風而聾、因濕而聾、因虛而聾、因厥而聾、因猝而聾之分,但臨床多從耳鳴治療。

    風與氣相博引起的耳聾耳鳴

    耳聾和肺氣有著密切關系,特別是因風耳聾、猝聾(暴聾)皆由外感風寒所致,不可誤作腎或者是肝膽疾病所致,治療的時候應著重考慮調氣開郁、祛風化痰、溫陽化氣,溫通經絡之法。


    如桂香散加減:麻黃10g桂枝15g川芎10g白芷10g當歸10g細辛6g附子9g石菖蒲15g木香6g南星10g木通6g白蒺藜10g風車子30g炙甘草10g。


    如若患者陽虛引起的耳聾耳鳴,可以選擇溫陽化氣,溫中健脾,祛風通絡,通關開竅,降逆化痰之法。


    如黑附子75g干姜75g桂枝30g炙甘草30g麻黃10g細辛10g生白術30g法半夏30g陳皮20g石菖蒲20g白芷15g靈磁石20g路路通15g蟬蛻30g生姜45g。因處方有些獨特,所以煎煮中藥也有獨特的煎法。


    煎煮方法:

    1)附子先浸泡2小時,再煎1小時,之后與其它藥物共煎1小時。

    2)其它藥物加入生姜45g浸泡1小時,之后與附子共煎1小時。

    3)浸泡時加入足量的水,以免煎干,如若煎干,必須加入開水煎煮。

    4)上藥共煎1次,分2~3服用,早晚或早中晚各服一次。

    元氣虧虛引起的耳聾耳鳴

    耳聾有聲音閉隔,一無所聞,也有不至無聲,但聽不真切,我們稱之為重聽,此證多因下元衰弱,精氣不足,以年老者多見。這類患者通??梢圆捎靡鏆怵B陰之法來處理。曰:五臟皆稟氣于脾胃,以達于九竅;煩勞傷中,使沖和之氣不能上升,故目昏而耳聾也。李東垣曰:醫不理脾胃及養血安神,治標不治本,是不明理也。


    治療耳聾如河車大造丸:在《中醫藥學大辭典》中說:此方又能烏須黑發,聰耳明目,有奪天造化之功。腎主骨生髓其華在發,開竅于兩耳。能烏須黑發,聰耳明目說明該方有補腎強腎之功。古代醫家,注重醫德,多無虛言。能如此盛贊之,必有其理。


    風車子45g人參(或黨參)30g熟地30g紫河車15g天冬12g麥冬12g龜板15g黃柏10g茯苓10g杜仲10g牛膝10g郁金10g石菖蒲10g。滋陰清熱,補腎益肺。


    治療耳鳴如益氣聰明湯:益氣指本方有補益中氣作用;聰明為視聽靈敏,聰穎智慧之意。本方黃耆、人參、炙甘草補中益氣;升麻、葛根升發清陽;蔓荊子清利頭目;芍藥平肝斂陰、黃柏清熱瀉火。服之可使中氣得到補益,從而清陽上升,肝腎受益、耳聾目障諸癥獲愈,令人耳聰目明之意。


    炙黃芪30g,人參15-20g,炒白術20g,20g,升麻6g,葛根20g,蔓荊子10g,石菖蒲10g,砂仁10g(后下),炒白芍15g,紫丹參20g,炒黃柏10g,炙甘草6g。便稀溏加車前子20g(布包),炒山藥30g。每日1劑,用冷水(或溫水)浸泡半小時后煎3次,共取汁約450-600ml,混合后分3次,飯后2小時溫服。

    痰厥郁熱引起的耳聾耳鳴

    耳鳴證,痰火上攻,耳聾耳鳴。或鳴甚如蟬,或左或右,或時閉塞,世人多作腎虛治,不效。殊不知此是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為鳴,郁甚則壅閉矣。若遇此癥,但審其平昔飲酒厚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大抵此癥多先有痰火在上,又感惱怒而得,怒則氣上,少陽之火客于耳也。若腎虛而鳴者,其鳴不甚,其人多欲,當見勞怯等癥。


    痰火風濕氣閉可通。痰火因膏梁胃熱上升,兩耳蟬鳴。熱郁甚,則氣閉漸聾,目中流火,宜二陳湯加黃柏、木通、扁蓄、瞿麥;


    半夏15g,陳皮15g,白茯苓15g,炙甘草15g,扁蓄15g,木通10g,瞿麥15g黃柏12g,生姜15g,石菖蒲15g,郁金12g。

    附注*頸椎病病變引起的耳聾耳鳴

    除此之外,還有頸椎病變引起耳聾耳鳴,也叫神經性耳聾耳鳴。往往臨床醫生會被忽視,據我臨床經驗得知C1~C2椎周肌、枕肌感受風寒或高燒、或者外傷后殘留瘀血,導致椎周肌、枕肌攣縮或無菌性炎癥發生水腫或者錯位引起病變,對耳大神經生理狀態改變發生耳聾耳鳴。


    這種病變環境除了耳聾耳鳴以外,多般還會發生下癥狀:


    如第C1會有頭痛、偏頭痛、高血壓、失眠、健忘、倦怠、焦躁、眼花、嘔吐、做夢、發汗、發燒、發冷、心悸、喉啞、呼吸不暢癥狀。


    局部痛反射性質:急性或慢性在C0-C3之間,局部反射痛,有時向下反射到肩胛之,皮神經節反射痛,在頭的頂部。


    C2會有眼疾、盲視、斜視、耳疾、襜語、鼻竇炎、鼻過敏、重聽、舌下腺炎、癲癇、聲音沙啞、耳痛、頭痛、頭暈、耳鳴癥狀。


    局部痛:急性或慢性,痛區在C1-C4之間;


    局部反射痛:有時向上反射到耳后,有時向下反射到兩個肩胛骨之間;皮神經節反射痛:在臉之中部(包括前額、眼、鼻、嘴)及后頸。左右旋轉受限,且有痛端。


    臨床診斷:在第一和第二頸椎的棘突(棘上韌帶、棘間韌帶)、橫突、以及枕肌和椎周肌處查找病變部位,如果這些部位的某一個或幾個部位有明顯的壓痛或酸痛點或結節點,均為此部位有病變。病變部位也是炁針治療耳聾耳鳴的治療點。




    觸診檢查的時候依據指腹的感覺確定深淺,輕壓疼痛較淺,重壓就較深,炁針治療的時候就有個把握尺度概念,多般在患側取穴,因為此類患者一般都是一側耳聾耳鳴(神經性耳聾耳鳴),很少雙側并發。


    炁針治療:


    1. 依據診斷病變部位作為治療點;


    2. 依據疼痛反映的深淺指定用針長短;


    3. 按照炁針的臨床心法進行針刺,針尖到達病灶部位,炁至病所(有立竿見影之效),用神龍擺尾法,數秒出針。


    4. 針后補充手法,放松肌肉,在做頸椎整脊手法。三至五天一次,一般1~3次而愈。


    中藥治療:


    治宜疏風解肌,通關開竅,活血消腫,疏通血脈之法。處方如下;


    葛根60克,桂枝30克,赤芍藥30克,白芍藥15克,生甘草10克,升麻15克,白芷15克,防風15克,金蕎麥15克,石菖蒲15克,靈磁石15g,風車子45克,路路通15克。


    凡頸椎病所致的耳聾耳鳴,皆可以用之,一天一劑,水煎服,早晚各服一次。其效果在一二劑以內即有效果,臨床療效不勝枚舉。


    四、臨床舉隅


    龐某,女,47歲,農民。


    199816日初診:兩個月前因情志不暢,出現右側耳鳴,耳后部疼痛,伴有頭暈,煩躁易怒,夜寐不安,胸悶,善太息。舌苔薄黃膩,脈弦。


    辨證:患者因情志不暢,肝郁化火,火熱上逆則耳鳴,頭暈,耳后痛。肝熱擾及心神則煩躁易怒,夜寐不安。肝主疏泄,肝郁則胸悶善太息。舌苔薄黃,脈弦為肝火旺盛之象。


    治則:疏肝解郁,清熱養陰。


    龍膽瀉肝湯加減:龍膽草12克,炒山梔10克,柴胡12g克,羌活10克,防風10克,川芎10克,當歸12克,菊花12克,半夏12克,厚樸10克,茯苓15克,紫蘇梗6克。7劑,水煎服。


    取穴:下關,蝶骨穴,翳風穴。


    手法:先取下關刺之,炁針居炁法,無果次刺蝶骨穴,無須捻針,直接用居炁法,無應再刺翳風穴,無須捻針,直接用居炁法,不留針,針后立效。


    1998115日復診:上法治療兩次后,耳后疼痛消失,頭暈、耳鳴明顯減輕,眠差好轉。


    取穴:下關,蝶骨穴,翳風穴。


    手法:原方法不變。


    1992123日復診:已針兩次,耳鳴聲減小,間隔時間延長,但勞累后易復發,舌苔薄白,脈沉弦。更方如下;


    風車子45g柴胡24g黃芩12g黨參12g半夏12g炙甘草10g生姜15g大棗5枚牡蠣30g竹茹15g石菖蒲15g靈磁石15g


    取穴:下關,蝶骨穴,翳風穴;加太溪、太沖。


    手法:同前。


    本病案應用炁針結合經方治療,服用中藥21劑,炁針3次,諸癥悉除。


    杜某某 患者,男,53歲,國企干部


    2001105日初診:一個月前因外出勞累,突發兩耳耳鳴,如鐘鼓聲,按壓耳前則鳴聲減小,勞累后加重,平素腰酸痛,下午為甚,頭沉、眠差,口干,煩躁,在外院檢查診斷為神經性耳鳴,服中西藥無效,舌苔薄白,脈沉緩,左關弦。


    辨證:腰為腎之府,患者平素腰部酸痛,為腎陰虧之證,腎陰不足,不能滋養肝本,肝火從上,經氣閉阻,故見耳鳴、頭沉、口干、煩躁、眠差等癥。


    治則:補益肝腎,開竅聰耳。


    取穴:下關,蝶骨穴,翳風穴,四瀆穴、太溪。


    手法:先取下關刺之,炁針居炁法,無果次刺蝶骨穴,無須捻針,直接用居炁法,無應再刺翳風穴,無須捻針,直接用居炁法,不留針,針后立效。

    共針6次,雙側耳鳴完全消失,隨訪半年未見復發。


    袁某,男,48歲,公務員。


    201037日初診:患者7年前突感雙耳鳴響,隨之出現聽力減退,眠不實,多夢。經檢查診斷為神經性耳聾。曾采用高壓氧及針灸中藥等多種治療效不著。耳鳴為低音調,左耳為甚。檢查:雙耳聽力下降,舌苔薄白中心膩,有齒痕,脈沉緩尺弱。


    辨證:患者年近五十,肝腎陰虛,肝陽浮越于上故面頰潮紅。腎開竅于耳,腎精不足,不能上榮于耳,則雙耳閉塞不聰。


    治則:益肝腎,兼以潛陽。


    取穴:下關,蝶骨穴,翳風穴,四瀆穴、太溪。


    手法:與前方法等同,3天針一次。


    二診:上法治療后,耳鳴、聽力明顯減輕。舌苔薄白,脈沉細左關弦,為加強滋腎養陰之效,兼用六味地黃湯加減。


    方藥:山茱萸12克,淮山藥12克,白芍10克,生地10克,甘草10克,菊花12克,澤瀉10克,茯苓15克,當歸12克,細辛3克。7劑,水煎服。


    取穴及手法:同前。


    三診:針2次后,兼服中藥,聽力略有增加,耳鳴明顯減輕,舌脈同前。


    取穴:下關,蝶骨穴,翳風穴,四瀆穴、太溪。


    手法:同前。


    四診:前法治療3次,耳聾明顯減輕,聽力增加,耳鳴時輕時重。苔凈,脈沉細。陽亢情況已逐漸消退,在補陰藥中可加溫陽藥物。


    方藥:山茱萸12克,淮山藥12克,當歸12克,赤芍12克,川芎10克,靈磁石15克(先煎),菊花12克,仙靈脾10克,肉桂10克,附子10克,懷牛膝10克。7劑,水煎服。


    取穴:同前。


    五診:已針4次,耳鳴明顯減輕,耳聾亦逐漸恢復,右耳原已喪失聽力,現亦能聽到鐘表聲,左耳聽力恢復,一般講話基本能聽清。眠好,二便調,苔薄黃,脈沉細。按上法治療一次,停針休息10天。


    六診:已針5次,病情穩定,耳鳴輕,鳴聲小,聽力恢復與正常比較稍差。舌苔薄白,脈沉緩。此療程以清肝益腎、鞏固療效為主。中藥以六味地黃湯加柴胡、龍膽草、石菖蒲、靈磁石等藥,平肝清熱通竅為主。


    共針6次,患者耳鳴大減,左耳聽力恢復正常,右耳聽力略差,余癥悉除,服藥鞏固療效。


    方藥:風車子45克,山茱萸30克,淮山藥30克,澤瀉30克,茯苓45克,靈磁石45克,石菖蒲25克,赤芍30克,菊花30克,生地45克,龍膽草6克。



    按語:《靈樞?經脈》篇指出:手少陽之脈……從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手太陽之脈……卻入耳中,足太陽之脈……從巔至耳上角,足陽明之脈……上耳前,完全說明了在十二經脈中有五條經脈聯絡于耳,其中手、足少陽經與手太陽經脈均入耳中,故耳鳴、耳聾與此三經有著密切的關系。故炁針療法治療耳聾耳鳴依據中醫整體觀、經絡學、解剖學的理論體系,大道至簡地取了翳風穴、上關穴(蝶骨穴)、下關為主穴,調節氣血陰陽平衡,激活耳神經感覺功能,達到疏通經絡,開竅聰耳的治療目的。



    《內經》中又曰:腎氣通于耳,腎和則耳能聞五音矣,厥陰之勝,耳鳴頭眩。故在臨床上要辨證審因,對證施治,才能提高療效。例一為肝郁化火,火熱之邪上逆而致耳鳴,頭暈。故而瀉肝俞、期門(俞募相配),以疏肝解郁,太沖為肝經之原穴,用瀉法以清其源,即病在上,取之下之意,內關為手厥陰經之絡穴,刺之可鎮靜安神。用中藥龍膽瀉肝湯加減,加強了清肝瀉火的作用,病癥明顯減輕。補腎俞,以滋水涵木,故病愈。



    例二、例三均因肝腎陰虛,虛火上擾所致。補腎俞和配腎經原穴太溪,以滋腎培源,壯水之源,以制陽光,中藥六味地黃湯加減,加強了滋腎培元的作用,針藥相合而收效。


    *經方治療頑固性中耳炎


    肝風郁滯,耳內生瘡有膿者,選抑肝消毒散:山梔15g柴胡12g黃芩12g連翹30g防風15g荊芥9g生甘草6g赤芍9g歸尾9g燈心6g金銀花30g。


    老年人腎虧、虛火上炎引起的中耳炎:知柏地黃丸主之。


    外用:苦參125g,麻油300g,將麻油置于鍋中燒開,再將苦參置入,待苦參轉黃色取出,加入10克冰片,即刻?;?,取油,待油冷卻后置入玻璃瓶中儲存備用。使用時用雙氧水清洗耳內,再用棉簽棒將耳內收干,滴入2~3滴香油入耳,外用棉球塞耳,一天一換,3至五天痊愈。


    炁針治療:針下關穴、翳風穴即可。


    *耳朵疼痛方


    中藥治療:


    梔子清肝湯:山梔子15g石菖蒲15g柴胡15g當歸15g黃芩12g黃連6g丹皮9g牛蒡子9g生甘草6g,一天一劑,水煎服,3~7劑可愈。


    炁針治療:


    針下關穴、翳風穴即可。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牛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