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為一名CCIE的“死亡之旅”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08-31 13:36:38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 公元二00三年元月十二日凌晨四時二十分,我在電腦上輸入了最后一條指令,完成了我最后一個網絡拓樸的練習,這樣我便結束了三個月的集中營生活。 三個月來,方便面吃了幾箱,一周不洗一次澡,每天只睡5個小時—睡在實驗室地板上,沒有娛樂(音樂,電影,跳舞),連深圳CCIE實驗室所在的大樓也沒下去幾次。我是個瘋子?。?!

       三個月前,我辭去待遇還算不錯的工作,目的只有一個,打下CCIE這座碉堡。一年半前我便通過了筆試,可是工作量太大,根本沒有時間去顧及LAB考試。眼看筆試就要作廢,急呀!心一橫,我不干了。辭了工作便又后悔,被友人知曉,便罵我:你真是個傻子?。?!

       自古華山一條路,現在該是與思科了斷的時候了。雖然對自已還有些信心,但各位朋友都知道,要想第一次通過CCIE LAB考試比中六合彩還難。夢是多姿多彩的,但現實是殘酷的!還是一顆紅心,兩種打算,作好再進集中營的準備。

       回到家中,洗了個熱水澡,什么叫幸福,勞累之后沖個熱水澡那就叫幸福!洗完后本來只想小憩一下,不想睡著了,一睜眼便已是7點了,上帝啊,我遲到了!8點整我必須趕到羅湖海關,以便隨團到香港,可依我的經驗,我能及時趕到的可能性只有1%。于是我便在一分鐘內穿上早已燙得筆挺的西服,系上領帶,信手拿起我的皮包及我的那件破棉襖,沖下樓去。

       到了路口,發現塞車,便不顧所謂的“紳士”風度,躍過欄桿,截了一個的士,反向繞道北環路,向羅湖海關馳去。的士大哥挺善解人意,吃奶的勁都用上了,時速絕對有150??赡翘觳恢醯?,大清早的,居然在北環路上塞車,莫非上帝在有意刁難我?!莫非此役兇多吉少?!心里一下涼了半截。

       還好,十分鐘后險情解除,我的的士又可以飛起來了。8點整我準時到達指到定地點。

      報到時,發現引來不少異樣的目光,尤其是打扮入時的漂亮MM,原來是我的那件舊棉襖惹的禍-----太冷了,不得不穿,它是我的幸運棉襖,它從95年便隨我轉戰南北,通過這三個月在實驗臺上的磨擦,早已是油光可鑒。我想她們會想:怎么與一個要飯的一起去香港。所以我在此給大家提個醒:去香港時,一定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凈一些,免得落得象我這樣狼狽。

      開始排隊過關了,可帶隊的小姑娘由于業務不精----上崗第一天,居然讓我們排了四次隊,加上那天過關人數出奇的多,我們被困在海關達三小時之多,心里又氣又急,可看到小姑娘被一個同團的彪形大漢罵得流出眼淚時,心里又頓生測隱之心-----干嗎呢,誰沒有第一次啊,沒必要罵人嘛。

       終于坐上了開往九龍塘的火車---票價33港幣,太累了,又餓,于是又打了一個盹,醒來后發現一個大媽站在我面前,便急忙站起為她讓位。畢竟“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美德”嗎,香港人也是咱一家人了,不讓對不起人。于是站在車門口,順便看一下香港,哈哈,樓還沒深圳的漂亮,還有點死氣沉沉的感覺,除了樓便是路了。真的沒想象的那么好。

      本計劃先去看考場,可連續幾個月的奮戰,加上一夜幾乎沒睡,于是決定先找住的地方。去香港時已打聽好,在尖沙嘴有一個重慶賓館和臺灣賓館比較便宜。便坐地鐵從九龍塘到尖沙嘴----票價9港幣,出了地鐵后,先問了一間看起來一般般的酒店的價格,標間1055港幣。住不起!過去住得起是公司報銷,現在可要自已掏腰包,不干,堅決不干。費了一點勁便找到了重慶賓館。訂了一個房間,每晚180港幣,有獨立的洗手間,但沒有洗漱用品,床還算干凈。將就吧,誰叫咱想省錢呢。

       來不及吃飯了,先睡它三個小時再說。

       下午5時,坐地鐵從尖沙嘴到灣仔站-------要跨海底隧道,兩站路票價就要6元,出站后走了三個街區,便很容易找到第二天便要廝殺的戰場----瑞安中心三樓(思科在香港的公司所在地)。在這需說明一下,香港的街區不象深圳及其他城市的街區那樣長,它每隔30-60米便一條街了,而且都是“小”街,大多都是雙向兩車道,象雙向六車道的大街少得可憐,至于八車道,則少之又少,在市區很難看到。

       下午6時許,終于發覺自已餓了,便去了一間小食店,面積約十五平米。招牌上一行小字寫著:牛腩粉“1+1”十元,行,深圳最便宜還要六元呢,誰說香港吃飯貴,與深圳差不多嗎。坐定之后,拿起餐牌看個仔細,原來另有噱頭,通過服務員講解得知,一碗牛腩粉27港幣,再幾片牛腩就是37元,我問有無大小碗之分,服務員眼中露出一絲不屑,沒好氣地說:小碗17元。我便要了小碗----我的飯量也只是用小碗的料。沒想到粉上來之后,讓我有一種上當的感覺。這個小碗比起深圳的小碗小了許多,用這樣的碗,以我當時的食欲,我最少可吃它6碗-------這可沒有夸張。兩下子便結束了它,味道確實不錯,值?。?!出了店門,便直奔麥當勞,再來它兩個巨無霸。怪不得麥當勞全世界銷量最大的十家分店,香港有九家,日本有一家------三年前的排名,今年的排名待考證。原來吃“飯”竟如此之貴,于是乎剩余的幾餐便都為麥當勞作了貢獻。

       閑著沒事,便去逛街,順便放松一下,下面是我為各位朋友收集的信息,但愿對你有所幫助:理發75,洗頭35,東方日報6元,上網20元/小時,煙大多為30元/包左右,7-11店面包(小的)6元-----飯量大的可吃十個沒問題,可樂(小店價)6元,PLAYBOY 120-400元,牛肉丸四個一串10元,一般電影院60元/張,1100平方尺房租7800元/月(住房)。但電器及服裝都極便宜,象一款耐克運動鞋在深圳1300,在那只需800元即可。

       夜十一時回到賓館,準備睡覺,可不知怎的,就是睡不著。要說考前緊張吧,可能性不大,畢竟咱也是久經沙場,經過無數考試洗禮過的。我曾用兩個半月完成13門(CCNA/DA/DP/NP/Cvoice/IE Writen/CSE/IELTS/and others)的考試,而且每門都順利通過,以致友人送我外號“考試機器”。緊張對我是不存在的!但睡不好覺,明天該如何上陣呢?!

       早上七時,鈴聲準時響起,我從迷迷糊糊中拉開雙眼,望著天花板:終于輪到我下地獄了!

       掙扎著起床,洗漱完畢,用完早餐,便不緊不慢地向刑場趕去。

      8時40分到了刑場,主考官正在忙著給我們準備刑具,見著我后,臉上的肌肉便迅速動員起來,沖著我笑----懷著好意的笑。溫文爾雅,舉止得體,這便是這位雙CCIE給我的印象。

      主考官讓我稍等,便又忙去了。我便與另外兩個早早等著受刑的難友搭訕,得知他們一個考第四次,來自臺灣,另一個考第三次,來自香港。完了,絕對完了,我可是第一次啊,按照“思科理論”,我絕對是墊背的。The game is over ,可萬萬想到的是游戲還沒開始,便已經結束了?。?!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此?。。。。?!

       9點正,我們進了刑場!

       主考官一直帶著和藹可親的微笑,檢查了我們的身份證,用國語向我們簡單介紹了考試應注意的事項,分配好我們的考試臺后,便在身后的白板上寫下四個大字:9:03

      9點零3分,主考官一聲令下:你們可以開始了。一場毫無懸念,除了死就是死的死亡游戲就這樣拉開序幕了。

       三十秒后,我便聽到兩位難友彈起了快樂的“英雄交響曲”。真可謂是:大珠小珠落玉盤。時而輕歌慢舞,時而引頏高歌,而我,居然一個多小時沒有摸一下鍵盤,面對著近二十頁的考題發呆!

       10時13分,該我出手了

       這時才意識到我所面對的只是顯示器上8個小窗口,而且還不能放大,明明知道我視力不好,還這樣對我,真是的。至于所說的機架、路由器,交換機等根本不見蹤影—--后來才知道,它們藏在美國了。

       出手后沒多久,便遇到了麻煩,汗跟著就流了來了,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折騰個所以然來----命該如此,最后還是決定賭一把,采用了我認為相對正確的做法,然后繼續痛苦地做下去。

       12時,吃飯的時間到了。我強打精神與兩位難友隨主考官一起走向餐桌,盒飯早已買好,思科還是比較“仁意”的,好歹給我們提供一頓免費的午餐。10375元,花得值!午餐難以下咽,吃了兩口便放下了,另外兩位老兄也好不那去。主考官可能也感覺到了這我們面對的壓力,主動過來與我們聊了起來,天南地北,海闊天空,可惜時間太少,否則我們會吹得天昏地暗。我曾任?!按蹬f會”理事長。另外兩位老兄在此方面則略顯拘謹,應該說除了拘謹還是拘謹,前后不到五句話。占總“話務量”的1.3%。呵呵,我的精神來了?。?!

       12時23分,第二輪攻擊正式開始。剛剛上手又遇上了攔路虎,折騰一陣,接著還是折騰,如此三次,每次都是以“賭一把”作為結局。

       3時許,清點戰果,發現只完成任務的一半多一點,汗迅速地濕透全身,這時不知從那來了靈感,在后續的戰斗中,我居然也能彈湊一曲“第九交響曲”。時而機關槍,時而排擊炮,競然把我那兩位難友的火力給壓住了,在他們已經在仔細檢查時,我突然快速地敲打起鍵盤來,間或聽到一兩聲零星的槍聲,也只算是一種陪襯。

       正玩得性起,主考官這邊開了腔:離考試結束還有十五分鐘,請各位注意保存配置。

      十五分鐘,對CCIE LAB 考試來說,意謂著什么?Nothing!!!

       快速地完成最后幾條命令,發出幾個PING進行測試,?。。。?! ?。。。?!?。。。。?!居然都通了!

       5時23分 THE GAME IS REALLY OVER! 

       不經意地向后靠了一下,這時才發現原來椅子是有靠背的。早知如此,為什么不早點靠它一靠呢,說不定還能多靠出一分來。


       想來真不是滋味,有誰參加CCIE LAB考試,居然沒有時間在最后用SH RUN、SH IP ROUTE來查看一下配置,查看一下路由,看來只有我一人。窩囊,真是太窩囊了!

      很紳士地,面帶微笑地與主考官大人道了別,然后與兩位難友步履蹣跚步出思科大門,鉆進電梯里,六目相對竟無語,真的,大伙都累得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終于走出了大樓了,我覺得自已好象在飄――明顯的身體異常信號,便示意兩位難友先走,接著便癱坐在地上,好好休息一下。

       半小時后,步履艱難地踱進麥當勞,要了一個巨無霸套餐,竟還是難以下咽!

      再半小時后,到了賓館,進了房門,便什么都想不起了。

       夜十一時醒來,出去搞一點吃的。遇一網吧,進去想查一下成績,可上網費為二十元/小時,反正也過不了,不查也罷,省點錢下次再戰!

       走在香港的霓虹燈下,心情恁是沉悶,想想上帝也太不公平了,思科那么有錢,而我及我的家人還在為生活掙扎著。為什么還要我再為思科作貢獻呢,要是這次能過該多好,省下下次的考試費便可為我媽買一臺洗衣機,免得她老人家再用手洗衣了。還有我侄子的大學學費也該交了,到現在我還沒給我女友買一件象樣的禮物。想著想著,嘴角間浮出一絲苦笑。

       香港的夜景并不美!

       次日上午十一時,我又活了過來。本計劃在香港玩一天的計劃取消了,得立即趕回實驗室為下次LAB考試備戰。

       下午2時許,回到“久別”的實驗室。另兩位即將上場的戰友已等待多時。我一臉微笑,讓他們看不出我昨日的絲毫痛苦。當然,第一件事便是查成績。當我還沒看完第一行時,我的好友便大叫了起來:過了?。?!

       接著便是他大喊大叫,接著便是他緊緊地抱著我的脖子,接著便是他與我的另一位戰友相互擁抱,而我還沒有看到我通過考試的信息。

       一分鐘后,我證實了我通過了CCIE LAB考試。

       第一件事,便是打電話告訴我的女友,她哭了,哭得絕對能感動上帝,要知道她連續二十天每天到醫院打吊針,而我沒有陪她去過一次,不僅如此,她還每天為我送飯。女孩子家能不哭嗎,哭吧,哭出高興,哭出委屈來。

       半小時后,我才緩過勁來,開始感到高興了?。?!

       當天晚上,我及我的一群狐朋狗友大肆揮霍了一把。酒量只有一杯啤酒的我居然喝了一瓶沒醉

       第二天我為我媽買了一臺洗衣機。

       第三天給女友買了一雙漂亮的高跟鞋。

       第四天我給我讀大學的侄子寄去生活費及學費。

       一個月后的今天,我收到CCIE證書,這時我才真正感覺到我是全世界九千多位CCIE中的一員。而且是一次就通過CCIE LAB考試幸運兒

       現在我還沒有找工作,仍在深圳CCIE LAB實驗室學習!因為我現在有了下一個目標: SECURITY CCIE

      

       12/2/2003 凌晨 6:34 作于深圳



    我要推薦
    轉發到
    牛彩官网